武陵华氏网

华嵒晚年贫病似饥鸿

时间:2014年10月04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收藏此文 字体:

杭州、扬州两地的奔波经营,也只能勉强维持一家的衣食。乾隆六年(1741年)华嵒58岁时,他的第二个妻子蒋媛病故,子女尚幼,但为了生计,他只能抛下年幼的孩子远赴扬州,继续他的卖画生涯。然而,乾隆八年(1743年)曾给予他很大帮助的挚友员果堂去世,员家也渐渐衰败,虽然仍给他不少照顾,如他到扬州仍住员家,但员家已经到了“卜居东里傍城隅,草草三椽结构粗。木榻纸窗非避俗,蒲羹蕨饭自甘吾”(华嵒诗句)的地步,能给他的资助便十分有限了。乾隆十六年(1751年)冬,寄居员家的华嵒大病一场,但前来探望的仅张四教与汪学轩二人而已,凄凉之景可以想见。张四教曾回忆当时的情景:“一日,雪中问先生之疾,时先君(指瓠谷)客豫章,员氏移居城之东隅。先生慨然曰:‘平素索我画者踵相接也,今天寒岁暮,阒无人至,子独怜我远来,用心良厚。吾前后至扬州二十年,老友汪学轩时来调药,少年中惟子问讯不绝,扬之可交者两人而已。’”
贫病之中的华嵒,对远在杭州的孩子愈发思念:“望楼思二子,泪下不能收。”乾隆十七年(1752年),病体稍显好转,69岁的他终于回到杭州,与儿子在一起,直至终老。
虽然年轻时曾练过武功,但由于长期奔波操劳、伏案作画,生活也极不稳定,严重地伤害了他的健康。回到杭州后的华嵒已经“手颤眼花,举动维艰”(见华嵒致张四教信札),但他仍然“雪窗烘冻作画”;自己不能亲自到扬州卖画,就由三子华浚送去,托张瓠谷父子代售。他在最后几年间给张四教的几封书信中所述几乎都是此事:“……弟自春间一病,几至颓废,调理半年,尚不能复元为苦!……承嘱《松鹤图》,应命奉到……弟晚年作此幅,运笔甚是艰苦,至于润笔,绝不敢较论,望于令友处转致增惠一二,则老人叨良友之爱多矣!”“……《美人》幅因汪学兄抱疾,尚未与人看,今取回奉上,意中倘有赏音者或得高价与之。此种笔墨弟以后不能作矣……”年老体衰、生活拮据之状跃然纸上。
乾隆二十一年(1756年)冬,华嵒终于停下了他的画笔,终于家。他留给后人的除了数千幅书画杰作外,还有诗文集《离垢集》五卷。
本人手头就有<华嵒画集>多册和《离垢集》一册。
 
(作者:admin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晚年 贫病

网友评论

 以下是对 [华嵒晚年贫病似饥鸿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