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陵华氏网

华嵒奔波杭扬二州间

时间:2014年10月04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收藏此文 字体:

约从雍正二年(1724年)左右初到扬州至乾隆十七年(1752年)的近三十年时间里,华嵒为了一家人的生计,奔波于杭州与扬州两地之间:杭州是他的第二故乡,他的妻小都居于此,而且杭州有很多故旧,如徐逢吉、吴石仓、蒋雪樵、厉鹗等,还有不少书画的买主。但杭州的书画买卖无法满足一家人的生活所需,所以他不得不到扬州寻找更多的买家,但他的画在扬州的行情并不十分看好,不能靠在扬州的卖画收入维持一家的生计,故而他只能拖着年老病弱的身体,辗转于杭州、扬州两地。从他的书画题跋及《离垢集》中的诗文可知,从雍正二年到乾隆十七年,除乾隆五年(1740年)和乾隆七年(1742年)两年除夕因川资拮据羁留扬州外,华嵒每年都来往于两地之间,有时在杭州居住的时间长些,有时则住扬州的时日较多,如雍正二年(1724年)初到扬州后不久,即回杭州;雍正八年(1730年)再至扬州,结识员果堂,并与员氏一家相交近二十年,每至扬州即住员家,同年又回杭州;次年,又来扬州,不久又回杭州;雍正十年(1732年)初在杭州,闰五月到扬州,为李《松萱瓜瓞图轴》题四言诗四句:“惟桂有子,惟兰有孙。松萱同寿,瓜瓞连登。”冬日返杭州,途中得风寒,第二年初在杭养病,三、四月间复至扬州。 
在杭州,华嵒将自己的书斋命名为解馆,意即“解得天”,即探究到大自然的奥妙。近代印人寿石工题华嵒的《花卉》图卷有句:“天解尽见天机,纷红骇绿笔端涌”,便是对解馆的注解;另一层意思是,“”即“韬”,就是韬略之意,指为人处世的计谋,解去“”,就是做人、处世、作画都追求质朴,摒弃虚华。也许正是因为他为人质朴、真率,所以他没有结交富有的朋友,没有豪门给予他经济上的资助(扬州的好友员果堂赠他压岁金,也仅三百文铜钱);他的画太质朴无华,也同样得不到贪慕豪华的富商巨室的青睐,所以卖画所得就相当有限了。以至于他还为润笔问题写信给好友员获亭,以求得多一点的银钱:“蒙赐,谢谢!但知己良友不当较论。六数,弟仅得本耳,非敢赚先生之利也。今九申即九色矣!希大云概全其数,则叨惠殊深。走笔赧颜,惶恐,惶恐!获亭先生,同学弟华嵒顿首。”(载《明清画苑尺牍》)
员获亭者,乃华嵒在扬州结交的朋友员果堂的弟弟或从弟。员果堂是华嵒晚年最重要的知心朋友,也是他主要的资助者,华嵒到扬州几乎都住在员家的渊雅堂。雍正十年壬子(1732年)冬,华嵒自扬州返杭,过长江时得风寒,抵家卧床三月余,自度来日无多,便伏枕作遗书,将妻儿托付给员果堂;月余后,病渐见好转,一家人饥寒难耐,不得不拖着虚弱的身体,离家赴扬州谋衣食之资,居员果堂家。除果堂和获亭外,员氏族中与华嵒关系密切者尚有员艾林、员双屋、员十二(名字不详)、员裳亭、员青衢、员周南等,他们都曾给华嵒不少的帮助,可能就是华嵒在扬州的书画经纪人。通过员果堂,华嵒又结识了员家的邻居兼亲戚张瓠谷,成为莫逆之交;瓠谷由陕西来扬经商,后定居扬州,其子四教长成后,拜华嵒为师习书画。
华嵒与当时在扬州的知名书画家如郑燮、高翔、李、金农、许滨、李志然、程兆熊等,同行之间并不是卖画的对手,而是相互切磋、合作,结下很深的友谊。此外,华嵒在扬州还结识了好与文人雅士交往的马曰、马曰璐兄弟。马氏兄弟皆工诗文,人称“扬州二马”。曰璐曾举博学鸿词,不就,筑有“小玲珑山馆”,藏书百橱,是扬州的文化名流。华嵒虽然结识了不少朋友,但他们基本上都是以诗文书画为生的安贫乐道的文人、普通的市民和下层的商贾,并没有在经济上给他更多的帮助,所以晚年的华嵒作画、写诗更为勤奋。奔波于杭州、扬州之间的二三十年,是他创作的高峰期,他一生的大部分作品都是这一时期留下的。
(作者:admin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奔波

网友评论

 以下是对 [华嵒奔波杭扬二州间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