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陵华氏网

华嵒在浙江杭州

时间:2014年10月04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收藏此文 字体:

由于华家亭地处闽西南山区,交通闭塞,经济发展较落后,所以从康熙年间开始,这里的农民为了摆脱贫困的境地,陆续北上苏杭,以贩运纸料为业。华嵒的叔父丁五、长兄东升就先后远离故里,到了苏州、杭州一带,他们的谋生之路对华嵒后来的人生旅途产生了重要的引导作用。华嵒离家后,辗转经过大池、龙岩、南平、建瓯、浦城、漳平、龙游、遂昌等地,一路卖画,辗转各地宗亲,最后来到杭州,这一年是康熙四十二年(1703年)。(注:有传记说华嵒元和籍,元和即今杭州)
杭州地处钱塘江入海口,濒临杭州湾,背倚杭嘉湖平原,自古兼鱼盐桑粮之利,经济、文化发达;自五代钱建立吴越开始,杭州就成为南方重要的经济、文化中心之一;11世纪南宋建都之后,杭州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地位更显重要。元明清三代杭州的经济、文化得到进一步发展,尤其具备了良好的艺术氛围和文化市场。南宋院体画风给这里的绘画打下了厚实的基础,明代浙派绘画开创了艺术市场化的先河,对整个明清两代的艺术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,画家靠卖画为生,自此形成风气。华嵒到杭州后,便以卖画维持生计,而且终生以画为业。
杭州浓厚的文化艺术气氛,使华嵒大开眼界,也为他提供了很好的学习机会。为了实现出人头地的人生理想,华嵒“学书学剑”,但是,独自背井离乡的他,人地两生,而先行来杭经商的叔父、长兄也没有足够的实力供他读书应举(否则,他也不会在少年时代就失学,更不会漂泊他乡了)。窘迫的经济境况,迫使他不得不放弃多年的梦想,只能靠卖画维持生活,成了一个职业画家。“踯躅于田,安得缗钱?知我者以为我长叹,不知我者吾将独往而谁攀?!”①“田”者,砚田也,是他赖以笔墨耕耘的本钱。这是他对当时自己穷困无助而不得不勉力于书画以求温饱的慨叹。
① 见《离垢集》卷一《寒夜吟》。以下有关华嵒的生平内容,凡引自《离垢集》者不再注明出处。
当然,清贫的生活并没有消磨华嵒的志气,他勤奋地习文、作画。杭州有着深厚的书画传统,可供他广采博学。他聪明、好学,早年就“矢口成声,涉笔生趣”,加上有在家乡时从民间画师那里获得的基础知识,使他的文才、画艺都有了飞速的进步,因此得到当时杭州一些文化名人的赏识,而且成了终生的朋友。徐逢吉、蒋雪樵、吴石仓、厉鹗等,都是他在刚到杭州不久后结识的。
徐逢吉(1655~1740),字紫山,家住西湖南屏山下清波门外湖滨,“乐贫著书,垂老不倦”,著有《摇鞭集》、《微笑集》、《黄雪山房诗集》等;华嵒到达杭州的第一年,就与年长自己29岁的徐逢吉相识,成为忘年交;30年后,徐氏为华嵒《离垢集》题词有云:“忆康熙癸未岁华君由闽来浙,余即与之友,迄今三十载。”蒋雪樵,名静山,厉鹗在《蒋雪樵诗序》中称其:“家居无他嗜好,喜读书为诗以自适。”吴石仓,名允嘉,字志上,厉鹗称之为“青山旧名士,白发老潜夫”,有《石甑山房集》、《吴越顺存集》行世,曾辑《武林耆旧集》等。厉鹗,字太鸿,号樊榭,幼贫力学,康熙五十年(1710年)中举,应博学鸿词科不第,在诗文、学术方面造诣精深,名闻于时,著有《辽史拾遗》、《樊榭山房集》和《南宋院画录》等。
华嵒是如何与这些人物相识的,尚无史料可考,但相似的性格、相近的遭遇,是他们相交、相契的根本原因。厉鹗是一个命运坎坷、失意落泊的文人;徐、蒋、吴虽年长华嵒不少,也都是淡泊名利、安贫乐道的文化人;他们虽身处经济得到恢复、社会趋向繁荣的康熙盛世,但民族、社会、经济的矛盾依然很严重,所以他们“日适吟咏”,以诗文、书画为寄,与世无争,潜心著述,“老去尤能奋,著书无间日”(华嵒题《吴石仓小像》诗)。谈道参禅也是他们生活的重要内容。华嵒称吴石仓“山人惟好道,自制芙蓉裳”;在与徐、吴一起登石笋峰赏秋时称:“愿借维摩榻,谈经坐小楼。”几位忘年交的朋友对华嵒的生活、习性带来了很大的影响,从此之后,他与出家人有了广泛的接触,经常到斑竹庵拜访雪松和尚,又赋诗寄赠紫金山道士,书短歌赠和炼师等,这对他的人生道路和艺术风格影响至深。所以,在小他八岁的厉鹗心目中,华嵒是一个淡泊高洁、超然出群的人物:
我爱秋岳(华嵒字)子,萧寥烟鹤姿。
自开方溜室,高吟游仙诗。
云壁可一往,风泉无四时。
沧州画成趣,倘要故人知。①
① 《樊榭山房集》卷六《题华秋岳画卷》。
(作者:admin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浙江 杭州

网友评论

 以下是对 [华嵒在浙江杭州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